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关于我

做一个真正的音乐人 (a true musician) 做出有创意,有思想,有内涵,有个人特色的作品。在国际上发展成全方位的艺人,在音乐的领域上能有长远的贡献!

网易考拉推荐

把民乐chinked out成十八般武艺——关于《十八般武艺》我所能想到的一切——写在新专辑发行边上  

2010-08-24 11:43:27|  分类: LeeHom音乐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题外话
   最近力宏很忙。新专辑要发了,电影也要上映了。耳边不时能听到有人讲——“其实力宏和刘亦菲挺般配的”,呵呵,传不出什么绯闻于是我们自己制造;视线时常钉在恋爱通告的大海报上,有时,会发现身旁路过的美女也在对此凝眸,这是第一次——关于新专辑,我们可以有这么多话题;七夕也要来了,《恋爱通告》也许不够好,但谁会在七夕挑一部冷冷清清的电影浪费爆米花和可乐呢。
   重要的不是:你是邝裕民或者杜明翰。重要的是,你还是music man,你还是在做音乐,一如既往,虔诚的像夜半抄谱的巴赫,可以轻轻抚琴告诉我们你的感受;你还是音乐的吉普赛,你会用最炙热的感情融化我们。这个年代,有人在跨时代,有人在回忆伍德斯托克,但也有人在讲述我们的细小的感受。
   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好好比比别的,不要讲——力宏不如谁,力宏又超越了谁。作为一个歌者,一个创作者,或者一位钢琴师,真的希望所有人能用音乐去评述。
   也许这都是题外话,当我啰嗦。
  
   2 兵器谱
   现在讲讲《十八般武艺》。让我打分,在满分10的情况,我给9分。先说几句,是《恋爱通告》的民乐作祟,让我们在新专辑里听见很多不同的音响效果,电子音乐与民乐的结合,有一种特别的搞笑意味,起承转合显得很别致。相当于“序曲”的《dragon dance》就起到了暗示整张专辑的作用,加入民乐的mix,相当于众不同。
  
  
   新专辑的曲目,我会用几种武器去形容。
  
   无极棍——十八般武艺
   既然是以《十八般武艺》做专辑名,就先从这个讲起。我认为是:这是力宏既《花田错》之后的又一次中国风的进化。如果你脑子里还是《花田错》里的二胡或者古筝,那已经out了,现在需要一个民乐队才够屌。既然叫十八般武艺,我们的中国风就需要挪用整个民乐队,管你是笛子还是二胡,既然十八般武艺,就请都进来吧。转音是不是很老外,不,这次不要了,这次我们拿民乐小调开始转,我们用宫商角徵羽,dol re mi都请回家洗澡吧。另讲一句,力宏的部分和民乐队的铺陈经常形成某种奇特的复调感,会让人产生一种的满足感,甚至爆炸感。如何超过《花田错》,力宏用自己的努力给出了答案。电子音乐混搭民乐队,像巴洛克建筑混搭齐白石的花鸟鱼虫。
   无极棍,告诉你怎么像不可能大声讲一句可能。
  
   离别钩——你不知道的事
   标准的力宏情歌,大开大合。让我特别喜欢的是a段的小转音,似乎有一种欲说还休,非常符合歌曲要所传达的意蕴。而当我们的感情随着管弦乐队和钢琴堆砌到一个程度后,力宏就又一次狠狠地调度了我们。他总是这样,用良好的大局去调度整个曲目的感情,把我们的每一种情绪尽力捕捉到位。
   这首曲子值得我们反复来听。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话一出口,就像切分彼此的离别钩。
  
  
   飞刀——伯牙绝弦
   既然提到俞伯牙,就少不了来点古筝(本应用古琴的,但古琴的音色太闷,没法传达这首曲目的活泼)。这首歌的特点是a段的吐字有种戏曲念白的分寸,越仔细听越觉得有意思。副歌部分的碎碎念很讨喜,充分传达了曲子所要传递那种让人沉醉的活泼。另外一提,《伯牙绝弦》旋律和《星座》有些类似,可以当做《星座》的发展部。
  
   长生剑——天涯海角
   一如既往的,一首表明心迹的情歌。从歌词到曲调,都去掉了矫饰,就像《一首简单的歌》。力宏最后把旋律放的很宽,的确有一种“天涯海角”的感觉。
  
   快剑——自己人
   记得《你和我》吗?那样的力宏又来了。从旋律上来讲,不如《你和我》给我的印象那么深刻,但副歌的部分很清晰,很明亮。一如既往的宏式说教,就像一把快剑,戳到死穴,却轻松的告诉你,它原来是笑穴。
  
   拂尘——需要人陪
   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像一首钢琴小品。像一天之后,休憩前的小挣扎,小呐喊。一如《星期六深夜》。但这首歌的表情还是上扬的,像是一种疲惫,并未触及身体的各个部件,却在必要的位置长流不去。
  
   两记大大拳头——美 you love me
   一首热情洋溢的快歌,是继《十八般武艺》后专辑里的另一次爆发。区别于上张专辑的“火,狠”,力宏整张专辑节奏稍快的歌曲都放弃了在唱腔上的过分冲击。在《自己人》里没有,在诠释《美》的美里,也放弃了那种超强略带夸张的冲击。结束的很干净。
   在《杜 you love me》整张专辑来了一次彻底的爆发。过门的京剧念白很有穿越感,副歌的呐喊很给劲,但不躁,声音集中,是非常适合在演唱会里尽情释放又不过火的佳作。
   这样的力宏,充满美感。
  
   小拳头——柴米油盐
   这应该是整张专辑我个人最不喜欢的一首。总觉得a段的旋律有些小问题,旋律有点不太稳定,在抑下去之后没有和副歌形成理想的衔接,个人认为,是比《大成小爱》逊些的作品。
  
   粗解之后,整张兵器谱我最喜欢的是:十八班武艺,你不知道的事,伯牙绝弦。而凭借整张专辑没有明显“短腿”,部分曲目绝对超强的实力,相信这张《十八般武艺》会是比《心跳》更大卖,更长卖的一张专辑。
  
   现在就让我们期待新专辑的真正到来。
  
  
   再解——十八般武艺(写在新专辑发售边上)
   看了很多帖子,觉得有必要再添一些什么东西。
   想先说说一种歌迷。有一种歌迷是这样的:他或者她,会无条件支持她们无条件喜欢的艺人:新专辑必买,新电影必看,并紧紧地盯住票房数字和专辑销售数字,专辑打榜歌曲的排名。如果数字极具攀升,她们会比艺人本人还要高兴,仿佛打赢了一个又一个胜仗。
   这种歌迷有点盲目,但那种热忱是无可比拟的。我算不算这种歌迷呢,我不清楚,但我希望,作为力宏的粉丝,我会是这样的。
  
   下面开始正文。
  
   1 新民乐与chinked out
   新民乐这个词现在不新鲜了。闭上眼,我也会有这样一种感觉:一群衣着光鲜的女孩儿们站在同样光亮无比的舞台上,伴随着大音响里的电声音乐,起劲的扭动腰肢,假拉假弹。这里的拉奏指的是一切民族弓弦乐器——以二胡为主,这里的弹主要指踮起“脚跟”的扬琴。但实质上,令人遗憾的是——这的确是新民乐的一种。即,西洋流行音乐元素混搭民族风。
   搞得好的是以各种“牌坊”形式生存的乐队。这种牌坊乐队流行于各市的大型舞台演出或者某某公司的年度会议之前。
   辩证地看,它有好处。它至少滋长了新民乐的发展土壤。坏的一面就不说了,很清楚,很明白。
  
   但值得注意的是——也有这么一些新民乐。
   混搭流行音乐元素,做到自产自销的新民乐。比较成功的,比如姜克美,郭雅志等民乐前辈用出色的技艺与舞台感染力完成的《北京一夜》;比方说各个新民乐团体对流行音乐的把握——出色的,比方说成功的改编周董的《菊花台》;再来是作曲家的积极拓新,比如林海。林海对流行元素与新民乐的嫁接可以算是拿捏到位的,在他的理念下——琵琶可以传送里弄情感,比方《琵琶语》;在他的理念下——琵琶的活泼可以和笛子相提并论。
  
   更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几位华人音乐的翘楚,也看重了民乐的发展,与其无限的生命力。
   比方周董,我们从最新的《雨下一整晚》也能感觉到他对民乐的新认识——怎样使民乐与西方的种种乐器组产生某种呼应。
   陶喆呢,他在《十七岁》就玩过了。但这个家伙,想法太多,充满普世情怀。也许是加州的阳光浇灌了他内心的热忱,更或者是内心的阴郁,这使他的音乐有些复杂。于是我们从最初,就看见了不一样的十七岁,初露中国风峥嵘的ok,以致发展到后来,中国风成功的嫁接到了京剧上。于是我们看见了苏三——这首曲目,可以说直接影响了“霍霍霍”和花田错。
   乐器呢,有幸的是,陶喆在演唱会里小小的试验过新民乐。
   回到《爱就是你》系列巡回演唱会。在陶喆的band里,第一次出现了二胡这样乐器。我们看到了很好的效果,在《月亮代表谁的心》里,二胡的引子悠长迷人,把整首歌的气氛渲染的很到位。
   但陶喆对中国风与新民乐的挖掘,可以说到这为止了。为什么这么说,还是那句话:陶喆这家伙,他要玩的实在多了。他在内地大学开办的讲座让我深刻意识到:这个家伙是为理念存在的,这个理念有普世,以及由此而来的音乐大理想,大脉络。所以这一次,他在69乐章里把专辑理念对准了这个时代变化的契机之一——1969,包含着伍德斯托克的1969。
  
   再说力宏。
   三人之中,力宏应该说是对新民乐挖掘的最深的。先看chinkedout的概念,就会发现它和新民乐的诸多相似点。用最简单的语言说,新民乐是“中乐西奏”,而chinked out呢,我们可以理解成“中乐西唱”。
   再看力宏对民乐——国乐的挖掘。
  
   力宏本人是会拉二胡的,众人皆知。虽然从专业角度讲,力宏的二胡虽还有待发展——尤其是二胡的揉弦(力宏的滚揉频率过快,纯是受小提琴优良底子的影响)。但他的大胆无人能出其右。
  
   而在《盖世英雄》系列演唱会后里,力宏把新民乐里的主乐器二胡推向了一个王座。
   我们在chinked out精神的代表曲目,《在那遥远的地方里》,看到了二胡的solo。
  
   管这段solo的音准和运功有什么问题,但归根结底,二胡真的和嘻哈结下了姻缘。在我的印象里,这是第一次。
  
   在《盖世英雄》里呢,好,陶喆已经在《今天没回家》里用过了京胡,我们现在可以用戏曲念白,我们可以解开民族唱腔的迷人音色,渲染气氛。
   在民乐方面,我们可以挑古筝。
   对古筝的驾驭,我个人认为:力宏是胜于周董的。固然菊花台的旋律优美,但如果没有那段大气的提琴solo呢,我们能感受到吗?古筝和二胡一样,对国人声腔的模仿可谓惟妙惟肖。而只要把握住这一点,这首曲子就赢了一半。
  
   于是我们看到了活泼的《伯牙绝弦》,固然,绝的弦应是古琴。但对音色的把握是更加重要的,这样的挑选,在新民乐泛滥的时代,是值得推荐的。
  
   而在《十八般武艺》里呢,民乐队的发展,以及各声部的独立发展再次得到进一步发挥。仔细听,你能听到国乐里的管乐,弹拨乐,以及弹拨乐各个声部的独立发展。
  
  
   由此我有一个遐想:既然新民乐嫁接了这么多年流行音乐,为什么现在——我们不做改写,直接和几位出色的流行音乐创作者合作呢?这样的推动,肯定是双赢的。它既使新民乐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会让广大的群众借用对艺人的热爱稍稍转移到民乐上来,而艺人呢,我们当然可以感觉到更多更好的音乐元素——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2 未来的演唱会,以及未来的band
   以《十八般武艺》为主题搞新的演唱会是可以预期的。
  
   所以,我们可以像看到《落叶归根》时的交响乐队那样,在《十八般武艺》里,期待一个室内民族交响乐队的出现——至少在小巨蛋。
  
   3 几首曲目的再比较
  
   《十八般武艺》
  
   看《十八般武艺》的歌词,也是很有意思的。它至少让我看到了力宏的几个关键词:交响乐的宏大(曲目本身已完全倾倒在民族管弦乐队这边了,为什么,因为这就是chinked out交响乐),曾经的热卖专辑《不可思议》(这是力宏的一次飞跃,点明继续改革的决心),以及暗示性极强的《盖世英雄》。
  
   可以这么讲,这首看似玩性十足的曲子,实际是力宏对自我的扬弃。而只有这样,才能重新上路。
  
   《美》
  
   这首曲子,从旋律上讲,让我想起了《不着地》。尤其是副歌部分的假音。这是“柔美风”的一次再发展。
  
   《伯牙绝弦》
  
   阿信的词,坦白讲,就词方面,没有《在梅边》给我的印象深。但至少,这是这首曲子悦耳的一个因素,另外两个因素,一个是力宏的声音,一个是活跃的古筝。
  
   伯牙绝弦副歌部分,说起来是有些像《星座》的a段的,都以小三度音程配合大二度音程开始。但我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星座》的发展部。
  
   《需要人陪》
  
   是类似第一个清晨与星期六深夜的歌曲,力宏的妥善安置,基本可以保证一张专辑,一首这样的娴静小调。但总体感觉,比前面几首都要好。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