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关于我

做一个真正的音乐人 (a true musician) 做出有创意,有思想,有内涵,有个人特色的作品。在国际上发展成全方位的艺人,在音乐的领域上能有长远的贡献!

网易考拉推荐

【转】永爱王力宏  

2009-09-16 19:58:51|  分类: LeeHom讨论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周,王 三人中,王力宏出道最早,1995年,年仅19岁,还在美国麻州Williams College大学主修古典音乐(兼习爵士钢琴)的他,就试验式的发了第一张专辑《情敌贝多芬》。而从专辑总体上的音乐走向来说,依然受限于公司的安排。这使得他很难在别人的影子下突围出来(虽然第一张专辑就获得第八届金曲奖[海外最佳男演唱人]提名,但毕竟影响不大)。与此同时,一开始公司就要求他模仿张学友,希望打造一个歌神似的唱将,他本有崇拜歌神之情并兼有歌神的歌风(虽然他无意做一个情歌歌手),加上他的外形和天生纯良的品性,公司将他定位为新好男孩(亦称优质偶像)。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被人们视为偶像歌手(直至后来的实力偶像创作歌手)。1998年,他转投新力后,公司给了他相对大的音乐自主权,首次担任了专辑大半的制作人,他终于可以主要以自已的音乐理念创作音乐了。憋了三年的他,在 1998年的《公转自转》中,比较痛快地玩了一把他最熟悉和擅长且开始铬下个人印记的西式音乐,顺带将14岁时的创作变成了唱片,并因此一举拿下了华语歌坛最具标志性的金曲奖上最重要的《最佳制作人》和《最佳男演唱人》两项大奖,22岁的音乐硕士生就那样创造了金曲奖最年轻的双料王的历史。1999年,王力宏在(硕士生)休学状态下继续掀动西化音乐的风潮,第一次将王力宏式俏皮的美语rap引入华语音乐,除了延续上一张唱片中爵士摇滚节奏布鲁斯以及杂糅另类的乐风外,唱片中加入了HIP HOP的元素,整张唱片更显动感多元,并开始关注和思考东西方音乐的相融性。这张唱片中最炫的作品要数《Julia》,融合重力摇滚节奏的爵士舞曲,古典的旋乐炫出现代摇滚的重力节奏,小提琴拉出的华彩,极富创意的响指,漂亮至极。(只是,从1995年就开始的硬朗风格的rb,使他的音乐与晚两年出道的陶喆和后来的周既有联系更有区别,也使他的作品更难被更多人所认同)。  
       出众的音乐才华和优质偶像的定位(这个定位对他而言却是好坏参半,甚至成为了人们对他音乐的认知障碍),令那时的王力宏,与当时红极华人世界的新生代偶像谢霆锋、陈逸迅、陈晓东等人并称亚洲四小龙,在亚洲地区广受业内人士赞赏,并拥有了大批铁杆歌迷。那时的王力宏,红得令人艳羡,就连同样优秀的陶喆也少闻其名(我正是那时通过了解力宏才知道他的)。其时,华语歌坛虽然仍然存在着强大的抵制王式西化音乐的习惯势力,但是,在他的音乐无形魅力的潜移默化影响下,华语歌坛接受另类西化音乐的氛围到底有了很大的松动。  
1998年--1999年这两年的唱片,是王力宏前五年中相对自我的唱片(虽然从第一张唱片开始就初显个人的创作灵气)。音乐的自由开放性和自然真实性更符合他的个人特质。他不管不顾商业需要,无意经营旋律讨好大众听觉神经,忠诚于音乐的自主精神,那种坚持那份潇洒那种特男人的气质,都在他跳动的音乐中任性地张扬着。即使是经历感情创伤后的“失去了你”,也是那样洒脱地在痛苦中勃发着撼动人心的力量。  
       [color=#CC0033,strength=3);]但是,不同凡响的王力宏,虽然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却不愿躺在成功的模式上吃老本,那不是他。况且,已经成功的模式,依然有公司的经营理念相左,《公转自转》特别是《爱你等于爱自已》比较亲近大众的rb不是他自已的。玩旋律取悦大众,那不是他的追求,他要完全地做自已音乐的主人,虽然在商业化的音乐环境下永远不可能。一个音乐硕士生,难得一种少有的对于商业的反叛精神和对于音乐的忠诚。是的,王力宏是不同凡响的,他不会在取得一定成功之后轻松地复制自已,从而轻松地在人们的记忆里刻下一个固定的符号。他要继续突破前行,哪怕前路布满荆棘(这正是他有别于其他成功者最本质的地方)。  
        2000年,标志王力宏个性化音乐的《永远的第一天》,没有继续成功的模式,呈现出更加王力宏式的动态的音乐个性。一曲创意改编的豪迈之作《龙的传人》,一露中西音乐交融回归华人精神家园的锋芒。这张唱片的奇思妙想令更多业内人士对他刮目相看(后来者从中学到了多少?)  
       《永远的第一天》是王力宏继1998年《公转自转》和1999年《不可能错过你》大获成功后,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全创作及制作的唱片。这张唱片也是王力宏做得最辛苦耗费了大量心血和体力的一张唱片。这张唱片,王力宏更多地展示了他的音乐想法,特别是ABC的中国心。一条音乐的龙真正要腾飞了!带着振兴华语音乐的理想。非常棒的一张唱片,人们开始记住了这个不同凡响的龙的传人。这张专辑也让他入围了第12届金曲奖[最佳男演唱人奖]。  
       然而,不愿走老路的王力宏,不断地在商业锁链中挣扎不断地自我突破,终究抵不过习惯势力,人们的记忆顽固地停留在昨天。大众需要的并不是他那不断变化的开放性动态化的音乐,大众需要的是相对静止的亲吻耳朵的声音,纵然年年月月不改变。即使说人们也需要换口味,但只是甜水换甜汤罢了。那一年的一场雨淋湿了龙的传人的翅膀。  
        不同凡响的王力宏,音乐一直比较西化又富于个人创意,多元杂糅另类的曲风,铬下深深的个人印记,呈现出极具个人特质的超前的开放性跳跃性多重性自我性包容性和延伸性,特别是不确定性,而最显著的特征是无视大众最喜闻乐见的旋律性(后来的周杰伦就以本土化的蓝调突出的旋律性很快地取得了更多的认同),他的作品除少量情歌外,大多呈现出朦胧意味甚至抽象的意象,使得王式个性化的音乐辩识度较低,也因此使他的音乐呈现出与国语歌坛长期以来形成的约定俗成的模式及欣赏氛围不相融的尴尬,一直进入不了大众的视野(这也正是他一开始就被大众排斥在外的直接原因)。这种情况到2003年最具标志性的《不可思议》时,达到了极致,直到2004年《心中的日月》发行后才稍有改观。  
       王力宏耗尽了五年的努力,虽然令曾经极度排斥他音乐的一部分业内外受众认同了他的音乐,但是,终究由于前述原因,依然被大众排斥于视野之外,这种境遇并没有因为他不断丰足的音乐容量而得到根本的改观。这也是他尽管最优秀,却不能如后来的周杰伦那样迅速暴红并被大众奉上神坛的根源。一切皆源于他的音乐的辩识度较低(作品旋律的非线性化疏离了大众,歌唱的硬朗性亦是疏离小女人情怀的重要因素)尤其他不走捷径,不断寻求音乐上的自我突破,其音乐处于不断流变状态令人不可捉摸,那种执着追求音乐理想的信念和精神,与流行音乐的娱乐精神和氛围格格不入。            唱片公司是要赚钱的,尽管王力宏已经够红了,但是相对他的才华及音乐的品质,他所受到的际遇依然是不相称的(应该说前几年一些包装偶像的大肆炒作也在很大程度上淹没了他)。  
       2001年,王力宏在无奈的情形下进一步尝试大众化的曲风。一曲《唯一》,虽亦未改一贯硬朗激情稍带摇滚意味的呐喊之风,但到底有别于过去的抒情摇滚之风,偏于抒情,特别是一首多少有些小调抒情的《爱的就是你》,竟然成了中年妇女也会哼唱的流行歌。说实话,这样的作品我是不欣赏的,但是,它比较合大众口味,就连一部分宏迷也偏爱这样的歌。这张专辑让王力宏连续入围第十三届金曲奖[最佳男演唱人]。可是,整张唱片似乎就前面那两首歌流行开了,其余的全都没影了。这且只是王力宏进一步尝试大众化曲风的唱片,之前之后的专辑淹没了多少好作品就可想而知了。  
        大众只能听浅显化的旋律。你的旋律不是符合既有听觉习惯的却是变异的,或者不是连绵的流畅的却是断裂的、跳动的、生涩的,你的唱腔不是温柔的轻巧的明亮的养耳的,却是硬朗的激情的低沉或沉重的甚至是嘶吼的吵闹的,她(他)就不能接受。你在编曲上搞那么多层次那么多花样,有的甚至与主旋律似乎不搭或不协调,就不仅仅是大众了,连一些专门家们也不能接受。王力宏的音乐不被大众认同,不是他的音乐不好,恰恰是太好,好得不对大众的路子。  
忠诚于音乐的王力宏,受制于公司及商业化大环境,亦受制于他西化的人生理念和过于单纯的秉性,出道多年在音乐上不免左冲右突,完全不明了国人的园滑世故顺势而为,除了音乐、善良和爱,他有太多的不明白,他的精神世界是与我们的现实脱离的。他太忠诚于音乐艺术,无视市场需求,他的努力和成就总是进入不了大众的视野,就连那些与他打了许多年交道的媒体对他也是陌生的(那些娱记几乎没有一个是真懂他的音乐的,所以他“她”们几乎把所有赞美的语言全都送给了别人,而不是他,浑然不知别人的成功里都有他走在前面的影子,只是做得更讨巧一些)。  
         尝试大众化,不是他所要的,这只是一个无奈的插曲。他需要放开手脚做自已的音乐,推进《永远的第一天》至更新的层面,他也要思考多年的他需要梳理静思,他需要时间。于是,2002年,他没有新的创作辑,公司适时推出 95-02 新歌+精选《王力宏的音乐进化论》95-02Evolution(新力),此精选集中收录的新歌--《W-H-Y》《两个人不等于我们》,或顽皮嘲弄,或忧郁深情,都是少有的佳作。十足嘻哈的“W-H-Y”里,力宏自我的顽童本性显露无遗,貌似不经意的哼哼哈哈,很吊的饶舌大曝演艺圈和唱片界的黑暗内幕。。。歌词尖锐大胆,可惜因此而被内地版禁录;和法国天后萝拉菲比安合唱的英文歌曲 “Light Of My Life”,则彰显了王力宏最具国际风范的不俗唱功,着实令人赞叹。  
        两年的时间说长也长说不长也不长,对于一个绝对忠诚于音乐的音乐仆人来说,时间不是唯一的,音乐才是唯一的。他要的是自我,是执著向前,是突破了再突破。。。。。。  
于是,在沉静了两年后,他依然我行我素,不仅没有“改弦易辙”,而且“变本加厉”了。2003年,他以不可思议的音乐才情交出了一张令业内人士惊叹的杰作 --《不可思议》,再次入围了最佳男演唱人,捧回了《最佳制作人》大奖。《不可思议》--华人世界操弄西乐的顶峰之作(即便是欧美乐人又有几人能做到这样?);《不可思议》--龙的传人大爱胸怀的真诚展示;《不可思议》--音乐的能量不是吹出来的!这是一张博爱的专辑,心灵的厅堂里一直驻守着灿烂的太阳的王力宏,在这张音乐性极强的专辑中,进一步彰显出他一以贯之的爱他人爱世界爱自然爱和平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爱自已的大爱胸怀。  
       然而,正如前述,他的音乐太过另类超前,音乐多元变异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僻,他更加被大众离弃。令业内人士惊叹的激进改革版魔幻爵士嘻哈风的《LOV LOV LOV》,使一部份爱他的人胜过爱他的音乐的宏迷特别是女宏迷们也无法接受。还有富于奇幻色彩印度风情的嘻哈《女朋友》,也是相似的命运。一部份因《唯一》而爱上他的歌迷也似乎离他而去了。这就是一个只属于音乐的王力宏,不懂得妥协,入圈子多少年依然不解国情不服水土,他注定了只被少数人欣赏(更多的人恐怕只是爱他优质偶像的特质甚至只是爱他的外表)。若非长得太帅,或许再过十年都不会拥有那么多歌迷(虽然与别人相比,与他的才华相比,依然太少)。经典的《不可思议》就这样成为了少数知音的经典。  
      王力宏的经历让我想起了黄家驹(还有黄舒骏,黄大炜。。。但黄大炜更糟糕),起初的黄家驹也是自顾自地做自我的音乐,受到了市场的无情打击后,迫于公司的压力,不得不违心地做起商业化的流行歌来,但尽管如此,他的呐喊依然是那样的真诚。在香港那个金钱铺地的商业天堂,只有娱乐没有音乐。不过,繁华的香港还是孕育了一些不错的艺人的。其中有三个人最令人佩服,一是忠诚于音乐艺术的黄家驹,一是忠诚于表演艺术的张国荣,一是忠诚于歌唱艺术的张学友。  
拥有高贵品质的王力宏身在俗界而不俗,他生就了是个艺术家!他做的音乐是流行音乐中的艺术音乐,他注定了只属于少数知音。  
          《不可思议》虽然只是成为了少数知音的经典,但毕竟充分显示了王力宏不同凡响的音乐才华,也因此受到了更多业内人士的肯定和赞赏,也因此聚集了更多真正懂音乐的人们(出去了该出去的进来了该进来的),如果依此模式继续狂轰乱炸地批量生产,形成一种品牌,那么,王力宏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为这个品牌的领军人物或什么王中之王了(其实公转自转后就可以这样)?然而,王力宏终究是不同寻常的王力宏,他做音乐不是为了要做什么领军人物或王中之王,他要继续音乐的探索,他要继续前行!  
      音乐是艺术,不是换取荣耀的筹码。忠诚于音乐艺术的王力宏,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说,他需要的是不断的突破和进步,不!确切地说,他需要的是不断地推陈出新,创造出更多的可能。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将西乐玩至颠峰时,回到民族风上来,要园那个多年的梦:让华人拥有自已的听觉身份,为世界音乐作出华人应有的贡献!
          2004年,根植于1999年以来的思考,酝酿于2003年的高原采风,终于让他于2004年底交出了第一张以国际化为基础明确华人听觉身份的唱片--王力宏首创“chinked-out”中国式嘻哈音乐的代表作《心中的日月》。这张专辑里,除了主打歌浓烈的朝圣意味,《竹林深处》的心灵洗礼,《放开》的洒脱,《星座》的俏皮外,一个不被很多人认同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在我看来是其中最有创意的中国嘻哈(虽然是改编作品),限于篇幅不多说。一个ABC,一个靠背新华字典学习国语的人,做起民族化的国际大流行的音乐来,同样具有别人没有的大家之风,大视野的音乐理念给我们的启示是划时代的。  2005年,当惯于内斗的同胞质疑他还能变出什么花样来的时候,他又出其不意地交出了令世人瞩目令华人骄傲的“chinked-out”中国式嘻哈第二章--群英会式的《盖世英雄》,中国的国粹终于开始以国际大流行的方式走向世界,走向年轻一代,这样的创举委实了不起!令人钦佩!对于《盖世英雄》想说的话很多,不在此喧宾夺主了。  

       曾有人说王力宏的音乐太过匠气。虽然持此说者本意是否定他的,我倒认为这样的说法是有见地的。这也正是他与众不同之处,也是我最欣赏他的音乐他的人之所在。一个能把流行音乐做得既具匠气又具有流行品质的人本身就是了不起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以为流行音乐只需要娱乐性或娱乐功能即可,显然是一种对音乐不敬的认识和态度。流行音乐不是必然的低级品,它也要有品质,也要有自已的大视野、高格调。  
        也有人说王力宏不善于做旋律。我认为这话对错参半。对在他确实不会经营旋律(注意是经营,不是作),错在他又是会写旋律的,除去他自已近几年那些比较大气比较学院气(这一点正是尽管他的情歌格调最高却不及那些情歌什么什么的臭大街的情歌吃香的原因)的情歌外,他早期如1996年的《如果你听见我的歌》《是你》《预约你的爱》等等,都是旋律性很强很动听的作品。还有他这几年为别人写的歌。比如他为阿妹写的《爱,永不消失》,为戴爱玲写的《为爱做的傻事》,为梁静茹写的《丝路》,为蔡依林写的《独占神话》,为萧亚轩写的《HONEY!HONEY!HONEY!》,为徐若暄写的《因为你》,为玺恩写的《I’ll Love You Forever》等等,都是旋律流畅富于抒情质感可听度很高的作品。特别是曲式意境富于创意的《丝路》,堪称抒情类作品中的奇葩。最可贵的是,王力宏为别人写歌,不从自已喜好出发将自已的风格强加于人,而是根据各人特点量身定作,对照他为不同歌手所写的作品不难看出。      还有人说王力宏一直没有自已鲜明的风格。是的,除了最初的三年,他在音乐上一直比较自我,没有想过要集中能量用一种音乐去征服大众直至引领乐坛,他没有那样的意识,只是为了尽情做自已喜欢的音乐,虽然也有妥协于公司商业上的考量。他总在寻求突破自我,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不断突破自我,创造出更多的可能。即使在首创了chinked-out中国式嘻哈音乐新风格之后,他也会继续前行(这也正是他不可能一下子跃居成功顶峰而只能是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但是,他又是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的,一个无法复制的王力宏式的动态进化的音乐本身就是独特的,唯一的。  
          自1995年以来,王力宏的音乐作品一直涉猎很广,各种音乐元素几乎无所不包:学院的乡土的;典雅的搞怪的;百老汇的街头的;朋克摇滚的、爵士蓝调的、嘻哈饶舌的、自然的电子的、乡村或民谣、拉丁或中东之风、爱尔兰或印巴风情、或福音或灵魂或雷鬼或西班牙之风。。。。。。等等等等。显然,贯穿他音乐的一条主线就是不断地求变。仅就抒情慢歌而言,他就经历了最初的百老汇歌舞剧的歌风,到模仿歌神张学友且酷似歌神的歌风,再到比较自我的抒情摇滚的歌风,再到融合百老汇歌舞剧歌风及抒情摇滚歌风及爵士风于一体的宏式歌风,再到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融入美声气声(之前也有时隐时现的美声气声)的新型宏式歌风(一种独一无二无人可以模仿的歌风)这样的演变过程(不过,他的音乐作品和他的唱腔,自始至终一直伴随着最主要的元素--Jazz和Rock之风,近年则主要是嘻哈风,这也是他的音乐有别于陶和周的音乐的因素之一。  
另外,他虽然大量做西乐,却从不盲从照搬,常常不按牌理出牌,在他的作品里,常有搞怪式的元素交融和声音表情出现(蓝调唱腔也不是纯黑人的)。。。。。。最早就独立编曲的他,多有不按常理的做法,令有的乐评家们也搞不懂。许多当时接受不了的作品,经过一段时间后或反复多次后,不仅接受了,且感觉越来越有味道,越来越喜爱了,就象上品的茶,苦涩在前,余香在后,一如醇厚的酒,愈陈愈香(现在听原来的作品真是越来越有味)。十年来,本人就有许多这样的体验。应该说,他的作品除去商业需要的部份情歌外(即使情歌也是有血有肉且特别富于典雅气质,绝非无病呻吟的附庸风雅或极端大众的甜歌小品),全是小众音乐,是大众无法理解和接受的。不过,音乐人中欣赏他的大有人在,其中就包括陶喆,也包括后来红极的周杰伦。  
        十年来,他的音乐忽而如山呼海啸电闪雷鸣,忽而如温馨缠绵的微风涟漪;忽而是连天的大海忽而是山间的溪流;忽而是睛空万里的洒脱与快乐,忽而是自我疗伤的深情咏叹;忽而是优雅的绅士忽而是调皮的顽童;忽而是古典的大家忽而是流行的嘻皮士;忽而是狂野的愤青,忽而是悲悯的心灵。。。。。。我时常百思不得其解,到底该怎样定义他的音乐呢?6岁学乐,11岁就作曲,算不算莫扎特似的神童呢?可是,他的音乐给我的感觉似乎更有贝多芬的英雄豪迈,马勒的细腻深刻,门德尔松的生动严谨和精巧,德彪西的意识流,李斯特诗化的浪漫,舒伯特的艺术精神。。。。。。或者还有凡高超现实的纯粹心灵,毕加索伟大理想的抽象。。。。。。或许还有王羲之的妙化,欧颜柳的方正厚实,章草的自由,苏东坡的恣肆豪放。。。。。。然而,又似乎都是似乎都不是,他就是他,一个似乎捉摸不定的王力宏的似乎捉摸不定的音乐,真正的灵魂在于自由,在于世界的大同和人间的大爱,而简单随性直接真诚就是他最本质的特征。              王力宏《心中的日月》及《盖世英雄》出世后,一部份偏执的杰伦迷(特别是一部份娱记)对于王的诋毁攻击愈是花样翻新甚嚣尘上,明白人都明白是咋回事。其实,王力宏与周杰伦两人在音乐上的分野,高度概括来就是:一个比较学院一个比较本土,一个比较大气一个比较小巧;一个比较激情阳刚一个比较纤秀阴柔;一个比较立体一个比较平面,一个比较流动一个比较静止,一个比较抽象一个比较具象,一个比较精神化一个比较听觉化......当然,说王力宏的音乐比较阳刚并非意味着没有温柔细腻的一面,他的音乐在宏观架构上是阳刚的豪放的,但阳刚中蕴含着更深层的温柔,豪放中有更深层的细腻,只是人们不易参透罢了。其实,这个音乐的仆人多数时候是寂寞的,而他寂寞的心声格外令人动容。总之,王和周的音乐在音乐表现上一个更自我丰厚一些一个更平面讨巧一些,换言之,一个的辨识度低一些一个的辨识度高一些。显然,本土的阴柔的平面的相对静止的小情调的东西更直接一些,在我们的国度里,也更受宠一些,这是我们传统的文化意识审美意识所决定了的。当然,这样说,决不意味着阴柔的小巧的纤秀的相对静止的小情调的就不好,我们面对的世界和人生应当是多姿多彩的。只是你不要动不动就是周杰伦顶了天,我就看不过眼!老实说,西乐做不出《不可思议》,中国风又做不出《心中的日月》及《盖世英雄》的周杰伦,在明白人心里本就不是神(只是被一部份混迹于媒体的枪手神吹上天的。当然,周的人气和唱片销量确实无人可及,但这不是最好的标志。关于他成功的原因,后面有详述)。这或许正是一部份人仿佛要了他(她)们命似的跳出来胡说八道的原因吧。不喜欢王力宏的人或心理有障碍的人,尽可以继续不喜欢,也尽可以把周杰伦吹上天(但不要扯上王力宏,拿他反衬周),但一个人不把良心放在该放的地方,为了畸形心理需要,就对一个对音乐那么忠诚的人鸡蛋里挑骨头,甚至恶意诋毁,就少了人味了。说实话,你要鸡蛋里挑骨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事物是合格的。我这人虽不是什么行家,但就爱抱不平,看不过眼的,一定要出来说几句,没别的,就为了公平。当然,王力宏的音乐也不是好到完美无瑕了,当然需要正常的批评,但批评不是可以胡说一通。我年初所发的系列杂谈是用最通俗的语言写出来的(本篇也是),看来真是没有人看明白了,真是白费了我的灯油了,此文就算是再续篇吧,多少有些重复的意味,没办法,只能如此了。  
王力宏置身于娱乐界,却不属于娱乐界;他生长在这个时代,却不属于这个时代;他无意做乐界领袖,却最具领袖气质和风范;他不是音乐的指南针,他只是流行音乐迷雾中的一缕阳光,启发着我们的视线;他不会定义一个时代,因为没有人可以定义一个时代;他没有标榜自已是英雄,因为他知道英雄是群体,不是个体;他要作的不是一张张可以很卖钱的唱片(当然不排斥希望卖得好),他要做的是具有整体标志性意义且处于不断流变进化中的音乐;他需要的不是小聪明小火花,他需要的是大智慧大手笔;他需要的不是迎合市场的小心眼,他需要的是放眼世界的大胸怀。。。。。。  
        实话,我真想能够找出他的缺点,可就是找不到。别怪我这么夸他,因为即便是他胡子拉碴一脸倦容孤独而颓废满屋子乱糟糟,在我看来,都是那么可爱的真实。他拥有亿万财富不知道享受高贵,却为了伟大的理想和永恒的信仰吃泡面睡地铺;当别人将豪车当玩物,他却不曾拥有;当别人轻松地享受着名利的时候,他却不顾生命之忧高原采风,怀抱着大世界却遭小人之心的误解和诋毁。当别人一脸的自负满世界都不在眼里时,他却总是那么谦恭地赞扬他人。。。。。。他是寂寞的,然而这个寂寞的灵魂才是真正高贵的。他不是什么天王,不是什么偶像,他就是王力宏,一个独一无二的王力宏。他早出生了500年,他不属于这个草根出“英雄” 的时代。但是,他才是我心中唯一的盖世英雄,一个才华无比内外兼修的精神贵族。或许他真该有缺陷,是的,他应该有缺陷。他的缺陷就是太过完美,完美得近于虚幻,以至于人们不愿意相信他的真实存在。  
          好了,该罢了。关于王力宏的音乐及其际遇,只能写到这。对于他的作品,我这一辈子是不可能全面展开来赏析的。因为如果那样做,至少需要百万字。而我既没有那样的时间和精力,也无意尽那样的义务,更是能力所限。再说,写那么多,谁看呢?所以,对于他及其音乐,只能是根据心情及多方面情况如此蜻蜓点水般想到哪写到哪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