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日志

 
 
关于我

做一个真正的音乐人 (a true musician) 做出有创意,有思想,有内涵,有个人特色的作品。在国际上发展成全方位的艺人,在音乐的领域上能有长远的贡献!

网易考拉推荐

向少数民族学习 作者:王力宏  

2009-03-15 18:59:06|  分类: LeeHom文学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历史中的每一个文明都曾有着某种形式的音乐,三万年前,冰河时代末期,德国南方斯
瓦本(Swabian)山脉的人类,他们吹奏的三孔笛是用当时最好的材质 -- 长毛象的长牙做
成的。九千年前,在河南省的贾湖,音乐家吹奏的七孔笛是用鸟的骨头做的。两千五百年前
,孔子吟唱诗经以琴相伴;两千年前左右,罗马天主教修道士以单音颂唱格里高里赞美诗(
Gregorian Chant);犹太人用有旋律的调子颂读犹太人的圣经Torah;回教徒也已经在吟唱
着可兰经的经文。音乐不只是节奏、旋律、和声或某种声音的频率而已,它是人类用来表达
自己奥袐心灵的一种独特方式,音乐它持续在进展、永远在蜕变,就像一面镜子反映着每一
个文明的特质。

这次香格里拉之行,我了解到当地的民歌仍然真实地反映着当地古老的乡土生活。这些民歌
与种植青稞、放牧牦牛、用劳力干着粗活的农耕生活紧密地连结在一起。除了这些民歌之外
,他们也有描述藏传佛教和佛陀故事的歌曲和诗文,当然,还有那些广受欢迎的浪漫情歌。

这些歌曲演唱的方式非常独特,没有麦克风、没有扩音器、没有人造的灯光,我终于在这个
音乐的发源地体验到由这个环境孕育出来的音乐。这和我以前在台湾听过这类音乐的CD是多
么的不同,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当时在户外 -- 在绵延的青稞田和散布着野生格桑花的无
边干燥草原上。没有扩音器的现场,我可以听见人的身体如乐器般运作所产生的自然共鸣。
这些西藏歌曲听起来是这样的自然,如同风吹过树梢的声音、或是溪流淙淙的水声,好像它
们原本就是这周遭环境的一部分。

有些歌手们不仅边唱边跳,还同时演奏着两弦的“弦子”(译注:藏族乐器,又叫哑胡)这
种消耗体力的旋转与跳跃。若是在平地上演出就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何况我们是在海拔三千
公尺以上的高原!我还必须提及,他们才刚喝了三杯青稞酒 -- 这是当地的习俗,对初次见
面的客人以敬上三杯青稞酒为礼遇。他们这样一边唱、一边跳、一边弹奏,却能同时保持身
体的平衡与协调,这是多么令人赞赏啊!

听完了民歌,我要求听一些当地的山歌。山歌的音域相当的高,听起来有的时候让我觉得不
是很舒服,这些歌曲展现的是不用假声即让声音直接进入高音域的发声技巧。即兴的旋律、
自由的节拍,这种充满力量的声音可以传达得非常远(对住在山上的人来说很有用)。男人
也能应用这种技巧,他们用胸腔的声音直接运气到头腔的高音域引吭高歌。 

当我们最后到达西藏拉萨,拉萨音乐学院的格曲*带领我们到拉萨市次角林乡的村落,在
那里我们观赏了藏戏(Lhamo传统的西藏歌剧)的现场演出。这些歌剧源于一千四百多年前
,是中国少数民族歌剧中历史最悠久的。就这样,藏戏在我们眼前历历呈现,我想唐朝文成
公主在嫁给西藏王(当时的吐蕃王)松赞干布时很可能也看过这出戏吧!

在这个令人赞叹的艺术形式中,有许多精致的戏服与面具、独唱与合唱,以及非常即兴、像
饶舌歌一般的词句,像极了hip-hop歌手Nelly的饶舌风格(不拘形式,多半用“do”和“
sol”),于是我节录了一小段藏戏音乐作为我“竹林深处”这首歌的前奏。

有别于其他失传的古代音乐,这些音乐可以说是活化石,因为它们至今仍然流传着。中国少
数民族音乐不仅教导我许多中国的历史,也让我得以聆听到保存完整的曲子。如同我们透过
旅行或阅读史书来了解古代文明,竖起耳朵同样地也能给我们古代文明听觉上的写真。就像
云南丽江的纳西古乐,其历史可上溯至唐朝并被认为是中国音乐最初原始的形式。它融入了
道教法事音乐和儒教典礼音乐(包含白沙细乐、洞经音乐与皇经音乐),乐团的编制包括了
笛子、唢呐、琵琶、扬琴、二胡、钟、各式的锣和大鼓等乐器,直到今天纳西古乐仍在纳西
古城中日复一日地演奏着。

当全球化让大家的审美观趋于一致,一般人的耳朵已经被训练成听到某种音乐的调子和节拍
,即会把某种情绪和这类音乐联想在一起,我们应该提醒自己,每一种通俗的音乐语言,只
不过是当时的一种潮流;当然,为了和现今的听众们沟通,这些通俗的音乐语言固然有值得
学习的价值,但是不同文化有不同的口味,尤其是当我们考虑到以往文明中不同的音乐形态

撇开文化和历史的价值,从少数民族音乐我学习到一个更重要的课题,那就是音乐是我们的
过去、现在和未来最自然的一部份。它可以是我听见西藏的建筑工人用手在搭建小水泥房屋
时一起唱的“打猎歌”或“打工歌”。他们从来不会顾虑有没有走音、调子对不对、技巧好
不好的问题,对他们来说,音乐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也许能让他们粗重的工作变得稍微
轻松一点。

诗人艾略特在他的诗集“四首四重奏”的“小吉丁”中写道:

我们不应停止探索
而我们一切探索的终点
将会回到我们原来的起点
这时才首次真正认识它

我在中国西部的旅程,包括大理、丽江、昆明、西双版纳、香格里拉、西藏和新疆,让我对
多彩多姿的中国古乐大开耳界,给我Chinked-out的音乐风格注入一股新的声音。

但是,这旅程就像所有的旅程
一样,也是我自我认知的旅程,我最终学习到了一些人类心灵的无形特质。一条音乐的线将
我们连结在一起,从一个文明串连到另一个文明。这一条线穿越你,也穿越我。随着历史过
程的发展,这条音乐之线究竟会编织出甚么样的图案和颜色,就端看你我有多少想像力和编
织梦想的能力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